乡村之美在笔下流淌 散文

乡村之美在笔下流淌

乡村之美在笔下流淌安徽 张坤 刘婧婧 乡村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地方,这里空气里弥漫着清甜的气息,这里的人们是那样的单纯朴实。让我们沏一杯清茶,得一份闲适,走近名家笔下的乡村,感受不同地域不同笔尖下的乡村之美。 乡

阅读全文
姚银朝,我生命中的知己 散文

姚银朝,我生命中的知己

姚银朝,我生命中的知己作家:闫学红近年来,我和姚银朝无论是在合肥,还是在阜阳,几乎天天在一起。凡我俩共同的朋友,都常讲:闫学红和姚银朝简直就是形影不离。 其实,我和姚银朝的关系,比知已还知已,毫不夸张地说,关系亲密的程度

阅读全文
白石崖品茶 散文

白石崖品茶

白石崖品茶安徽作家:王灵芝 这是宁国的秋月。皓月当空,夜空浩渺,群山环绕,泉水鸣琴。户外,一部分驴友住农家宾馆,森林木、石头、我,三人在白石崖农家楼顶支起帐篷,因为晚间农家土菜太好吃,不觉间吃多了,这会还不想睡觉,更不想辜

阅读全文
 最是秋茄滋味好 散文

最是秋茄滋味好

最是秋茄滋味好安徽 张坤 我家的菜园虽然只有一席之地,但它不仅为我们源源不断的供应了时新的菜蔬,也更是我的乐园。你看菜园子里的蔬菜一茬接着一茬,一季下市,接着就要种下一季,生生不息,绵延不断。入秋以后,上一季的蔬菜也

阅读全文
     一架佛手满院香 散文

一架佛手满院香

一架佛手满院香 安徽 张坤 我家的院子虽然不大,但是每年我必然要在院的一角种上一棵佛手瓜。佛手瓜出土之后,接着就慢慢长出了藤蔓,这时我也及时给它牵藤,藤蔓随着给它准备的竹竿不停地往上爬,很快地就簇拥成一大片。这时

阅读全文
 扬花女 散文

扬花女

扬花女安徽阜阳作家:邢克铭 前几天,大田庄的妇女们,嘻嘻哈哈,十二分开心地奔走相告着一个特大新闻——槐女人被大老吕的两房媳妇撵滚蛋了。唉,提起这个槐女人也真是说来话长了…… 槐女人今年不到四

阅读全文
哭那耘 散文

哭那耘

哭那耘作家:文里 我所敬重的那耘老师,二〇一七年三月三十日,悴然离世,噩耗传来,我感到非常意外与惊愕,难以自信,内心万分悲痛,泪水顿时涌满眼眶! 那耘老师生前曾任作家出版社编辑部主任,是扶植过骏马奖的一位卓越编辑。作家出

阅读全文
 荆芥香里夏日爽 散文

荆芥香里夏日爽

荆芥香里夏日爽安徽 张坤 要说淮北阜阳大平原上人们夏天老少咸宜的菜是什么?要说无论是生吃凉扮,还是煮熟熬汤都美味无穷的菜是什么?很多人都会说是荆芥。家乡人对荆芥的喜爱那是三言两语不清的。 荆芥在我们这地方是最

阅读全文
 《棉花姑娘的故事》 散文

《棉花姑娘的故事》

《棉花姑娘的故事》阜阳作家:邢克铭 晴朗的天空,高挂着太阳。俺庄东小沟套那几十亩春棉花,沐浴着阳光雨露,茁壮成长。近三十亩的棉田宛如绿色的海洋,微风吹来泛起层层涟漪,硕大的棉叶在阳光下闪动着耀眼的银光。 此刻,动作优

阅读全文
我的老师 散文

我的老师

安徽阜阳作家:邢克铭 我是一个爱唱歌的人,每当我唱起或听到《歌唱二小放牛郎》、《十送红军》和《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》等革命歌曲时,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在原阜阳县清真小学四年级时,教我们音乐的王玉珍老师。 那一

阅读全文
桔乡情 散文

桔乡情

桔乡情作者:罗学玲 常想给我的故乡写点文字,却终究没写出一篇像样文章,是我太深爱?还是我怕稚嫩的笔描写不好她?不知何故?总有种冲动想写点什么?又不知从何下笔! 初冬,因送继父最后一程乘机赶回故乡,烟雨蒙蒙,我能呼吸潮湿、新鲜

阅读全文
   桃花依旧笑春风 散文

桃花依旧笑春风

桃花依旧笑春风于公谨岁月的长河,从来都是保持着沉默,不可能会因为我而改变,也可会因为情感,而有所迟延。雪化了,冰销了,春风在漫步,在走着路;桃花露出了笑靥,花瓣在风中摇曳。而你的容颜,与这些美丽一起烂漫,慢慢走来,让我的心

阅读全文
夏月葵花向阳开 散文

夏月葵花向阳开

夏月葵花向阳开 安徽 张坤 夏三月,是向日葵的天下。这时的向日葵花开的热烈而张扬。 在炎炎的夏日季里,当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升起,盛开的葵花盘儿迎着太阳慢慢开始向西转动,直到日薄西山,葵花才停止了转动,在夜间又悄

阅读全文
 我的初恋 散文

我的初恋

我的初恋阜阳作家:邢克铭 我高中毕业那年,靠关系到大队刚组建的农科网出任会计。农科网下辖农业组,饲养组和铁木业组。这三个组的经济大权一并归我掌管。在社员们的眼里,我年纪轻轻就要职有职要权有权,整天南集买北集卖,吃

阅读全文
等候一朵梦中的花开 散文

等候一朵梦中的花开

等候一朵梦中的花开文/贾咏梅(笔名:婉儿)小草,开出了几朵蓓蕾。若田野里一片片紫色的小花,点点如星。 放眼望去,山川遍野春意浓浓。含苞欲放的花蕾挂满了枝头,鼻息之间溢满了花草的芳香。 娇羞的花朵,若那少女红唇带露般,让人

阅读全文
 艾草幽香保安康 散文

艾草幽香保安康

艾草幽香保安康安徽 张坤 申金贤 对于艾草,我一直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这感情里既有对艾草的喜爱和颂扬,但更多的是敬畏和赞叹。 艾草是极普通的,它在我的家乡随处可见。千百年来,幽苦的清香一直氤氲、萦绕在民间的烟火里

阅读全文
 56    1 2 3 4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