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的爆炸头

日期:2019-08-11 07:23:54 编辑:hd888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学生的爆炸头
安徽 张坤  齐海燕
         我们班的王森同学,那可是我们班的“大名人”。这个同学平时穿的衣服比较怪,头发还搞了个爆炸头,我也批评过他,但是他不仅不接受批评,还顶撞老师。就这一现象我曾与家长沟通过多次,但父母说他们也束手无策。而这种情况似乎在班级里还有一定的市场,不但没人感觉有什么不好,还引来了许多女生崇拜的眼神,我能感觉到很多学生把注意力转向了他,也影响了他们的学习,有些同学更有模仿跟风的趋势。
         看来直接采取“堵”的方法是不行了,怎么办呢?这时我想起了陶行知老先生的话“真教育是心心相印的活动,唯独从心里发出来,才能打动心灵的深处。”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不大乐意把自己的思想与家长和老师交流,他们更愿意与同龄人交流,也许他们更在意同学的评价,特别是异性同学的看法,我的这一判断很快得到了印证,有学生告诉我,他每次穿了一件新衣服都会问坐在他前面的女生他穿的衣服怎么样,感觉帅不帅!这也是青春期孩子心理发展的一个特点,看来他还是在意这位女同学的评价的,了解了这一情况之后,我找到那个女同学和她闲聊,先听听她对这位同学行为的评价,这位女同学是我们班的生活委员,平时在学生中有一定的影响力,也是一个正能量很足的女孩子,我跟她交流了我的想法之后,她很乐意配合我的工作,果不其然,一个星期之后,那个男孩子就把长发剪了,也不再穿奇装异服了。这就是我用疏导的方法借力打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 在日常教学实践中,我发现用疏导的方法不仅对教育个体有效,对教育群体也有意想不到的效果。我们学校新修建的教学楼是那么的漂亮,那么的惹人眼。可是在通往教学楼的草坪上,却多出了一条路,“走的人多了,并成了路。”孩子们践行了鲁迅先生的话,却惹火了校长和总务主任。
校长把各班班主任叫去好一顿说教:“你为什么不教育孩子爱护花草呢?明明有一条大路通往教学楼,为什么学生就要从草坪踩过去?”大路的确有一条,但是绕远了,本来的近路因为要美化,被修成了一块草坪。班主任又有什么办法呢?回到教室好一顿臭骂,还立了规矩,说谁从草坪上踩过,就扣谁的目标分。正应了农村一句话:“斧头打凿,凿打脑。”这架势够凶的,三番五次的教育,似乎草坪上的小路有了生机。但是正当大家逐渐忘去的时候,小路又形成了,而且弯弯曲曲,似乎还开辟出一些新领地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学校领导看到又重新出现的小路,这次他们没有批评班主任,而是开始静下心来反思自己:本来这里应该是一条路,但是考虑到校园绿化面积太小,这栋教学楼缺乏一点生机才种上草坪,可是学生们习惯不好,就是不愿意绕路,硬生生踩出一条路来,这如何是好?总务主任最先说话:“用竹篱笆围上。”大家想想也好,就围上了。可是好景不长,有一次,竹篱笆把孩子的裤子撕了个两截,因为孩子们比赛跳高,跳过篱笆就胜利。人是过去了,可是裤子不争气。孩子挨了一顿骂不说,班级还被扣了分,好多人郁闷了一会。等篱笆旧了,断了。又有人说,种上一排蔷树,班主任有教训,就首先出来反对说:“那不又是一个天然的跳高架子?”主任只好作罢。有人说,种带刺的玫瑰花,看谁还敢跳?还有人说干脆铲了草坪,多一条路不更省心。这时,有位老师不知道是否受到“仙人点化”说:“在草坪上铺上几列搭石,就让学生从搭石上走过草地,这不就正好既有草地,又多出一条路来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建议也让领导眼前为之一亮,立即被学校采纳了,果然,孩子们看到草地上多出了几列搭石,都很高兴,蹦蹦跳跳,蹦蹦跳跳,跳过草坪走向教学楼。从此,草坪上的烦恼消失了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在管理学生中,并不能一味的采用堵的方法,有时疏的方法比堵的方法还好用。有时,我在想,我们做事情往往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。中学生,正处于青春发育期,他们的身体和思想都在发生着质的变化,他们容易冲动,他们渴望被老师,家长以及周围的同学肯定。你会发现,有些孩子的性格和以前不一样了,他们随着大脑及身体各器官的发育成熟,生活体验的加深,反抗性极强。他们爱激动,乱发脾气,与老师唱反调,如果老师稍不注意,刺激到孩子的自尊,就会产生反抗心理。其实这时候并不是多么需要老师来管,来堵,老师只要在集体里营造一种健康奋进的气氛,这种“歪风邪气”自会消弭于无形之中。对于“草坪上踩出小路的问题”,我们只采取“堵”的办法,没有“疏导”,问题就复杂了。一位教师要善于“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”,这才是智慧,领导者更应该如此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古人也认为教育孩子堵不如疏。德国的教育家雅斯贝尔斯也说过这样的话:“教育本质上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,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,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。如果教育未能触及人的灵魂,未能引起人的灵魂深入的变革,那就不能成其为教育”。对于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孩子来说,叛逆已经是一个条件反射了。这时候如果一味粗暴对待,只会适得其反,甚至酿成悲剧。教师在处理孩子的心理问题时不能还保持高高在上的姿态,陶行知曾说,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我们做老师的一定要捧着一颗真心,用自己的灵魂来唤醒孩子的灵魂。
          对于教育,我不敢说我有多深的体会,也不敢说我是灵魂的工程师,我只感受到了守护一个未经世事却已历经心酸的灵魂的沉重责任。教师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影响到一个人的命运,这个蓝天下最光辉的职业其实也是最容易投下阴影的地方。
 
通联:安徽省临泉县阜临路阳光家园五幢二单元401室  张坤 (收)邮编236400 电话13696683871  QQ2224358463

编辑:傅友君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